哈哈文学网 - 网游竞技 - 疯了!流放而已,皇宫怎么都被她搬空了?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三章:解药

第七十三章:解药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研制出来了一版,先给萧冽试试,但愿有用。”秦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已经用萧冽的血试过了,解药确实能把萧冽体内的毒渐渐中和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那个速度,秦琬估摸着萧冽服用解药最多半个月一定能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话自然是不能跟东方岚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琬拿着研制好的解药,到了萧冽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岚和小莲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你醒了?”萧钧看到秦琬过来,连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琬点头,“嗯,我研制出了一份解药,给萧冽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王爷可算有救了!公主您真是太厉害了!”萧钧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琬走到床边,看着床上躺着的萧冽。

        躺了这么久,只靠营养液维持着生命,以萧冽的身体想要吞咽下解药都是个大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钧,你把他扶起来。”秦琬一边说着,一边倒了一碗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索了下,她把解药融在了茶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萧钧将萧冽扶着坐起来,秦琬掰开他的嘴巴,把放了解药的茶水倒在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解药刚一入喉,就被他咳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昏迷到现在,他的吞咽功能已经很虚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琬刚才就料到了这种情况,所以只给他喝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她只好将解药喝到自己嘴里,嘴对嘴喂进萧冽的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萧冽要咳出来,她死死的封住他的唇,强行逼迫着让他一点一点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不适让萧冽发出挣扎的声音,秦琬也强行把他摁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三人都被秦琬的大胆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还未经历过男女情事的萧钧和小莲,两张脸红的仿佛猴屁股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岚虽然显得镇定一些,可也羞涩地不敢去看秦琬和萧冽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一瞬,她脑海里忽然幻想起自己摁着徐钰亲吻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她绝对做不到的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想一想,东方岚就觉得耳根仿佛被烧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萧冽把所有的解药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折腾下来,秦琬腮帮子都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冽的嘴唇也被她弄的红彤彤的,仿佛成熟得刚刚好的樱桃,让人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有心无力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秦琬揉着自己的腮帮子,她现在连张嘴都不想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给萧冽服下解药半个时辰后,秦琬检查了一下萧冽的身体,欣喜道:“果然有效!他现在体内的毒已经在慢慢清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岚道: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更何况他是毒入肌髓,又躺了这么多天,元气大伤,就算有解药,也不是一两天能够好转起来的,你不用着急,慢慢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琬点头,她自然也是不急的,只要萧冽能慢慢好起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解药的材料她现在有很多,完全足够支持到萧冽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制好了解药,咱们也不必在此耽搁,早些回淮阳府比较好,我们要去跟流放队会合,东方姑娘,你们……是回东风镇?”秦琬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岚脸上微微泛红,但转而又添几分愁绪,有些犹疑地决定道:“我也随你们去一趟淮阳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琬知道,东方岚是放心不下徐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正好,咱们顺路,今天再休息一晚,明天上午咱们就启程。”秦琬决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离开这么久,流放队那边不知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还好,就怕杏儿在那里受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胡赖和黄麻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淮阳府城外二十里,一个背靠流水的山坡上,流放队上百人临时扎了个简陋的营寨。

        营寨外面,几个年轻男子警戒着,里面翠娘正带着一群妇人蒸煮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徐氏一边烧火一边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儿子萧凛死了之后,萧冽就是她所有的指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氏太怕了,害怕萧冽再也回不来,或者回来的是个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二弟福大命大一定没事的,以前打过那么多场仗,好几次都差点要了二弟的性命,他不还是好好回来了?之前有算命的说,二弟天生贵命,他不会轻易出事的!”翠娘安慰徐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氏抽噎着点头,“我知道,我没事,翠娘,你不用管我,我就是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,之前那个差役不是说了嘛,二叔没事,婶婶带他去治病了,等到治好病,婶婶肯定会好好把二叔带回来的。”一旁的萧佑拿了个红薯,也过来安慰徐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让徐氏稍有些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天前江川回来,跟他们说了秦琬和萧冽的下落,让她稍微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又十天过去了,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日见不到萧冽,徐氏就一点吃东西的胃口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的晚饭快要做好的时候,萧昊急匆匆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,下面那些人又有动静了,恐怕今晚又会打过来,你们收拾好东西躲进帐篷里,千万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宋家这一群畜生,当初我二弟待他们不薄,现在竟然要对我们这样赶尽杀绝!”翠娘气得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秦琬离开的那天开始,宋策一家就带着人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昊带着他们一路逃,最后选择在这里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地势高,身后又有水险,下面一马平川,对流放队带的这一群骑兵而言,是绝佳的战斗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都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谓占尽地形之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此,他们面对宋策带来的那近千人马,还能坚守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时日下来,萧昊也完全成为了流放队的首领,在一场场战斗下,树立了自己绝对的威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不知巴结上了哪一路人马,我让萧义去了淮阳府城的兴王府去求救兵,当初王爷曾经对兴王有恩,兴王是仗义之人,想来他会派兵来为我们解围。”萧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萧昊的话,翠娘他们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都记得兴王慕云洲,当初兴王初投靠秦天孚的时候,还曾来过萧府,他们还给兴王准备过宴席,那时见慕云洲与萧冽相谈甚欢,似乎并不是一个坏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