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哈文学网 - 历史军事 - 史上第一驸马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四章:治病

第五十四章:治病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掌柜的就将打探来的张四的情况,告之了叶孤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张四的身世,倒是让叶孤鸿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张四的生父,在张四刚出生不久就病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四被他寡母带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家里穷,张四一直没有娶亲,平时也不务正业,没有正经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都是靠坑蒙拐骗来过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有一桩,这个张四是个孝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寡母,因为年轻的时候生活艰难,落下病根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极为虚弱,隔三差五就要服药,还要吃一些滋补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张四坑蒙拐骗来的钱,一多半,倒是都给寡母看病吃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饮食上,也从来都没亏待过自己的寡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孝子的身份,让叶孤鸿对张四的印象,有了不少的改观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叶孤鸿又询问了一下张四寡母的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些简单的判断,叶孤鸿大概判断出,张四寡母,应该是严重性贫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没有亲自诊断之前,叶孤鸿也不敢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不由对掌柜的说道:“周掌柜,你找个人,带我去张四家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东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出门,叶孤鸿带了五个侍卫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还有南宫世家派出的五个侍卫尾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他们就来到皇城西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市是个大杂烩,类似后世的贫民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四的家,就在闹事,居住环境,可以说是脏乱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一行人来到张四的家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四正鼻青脸肿地坐在家里梧桐树下喝闷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叶孤鸿带着人进门,不由把他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爵爷,您这是?咱有什么事,到外面说成不?要杀要剐,都随您便!这件事情,就不要让我老母亲听到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一天的时间,张四就被放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,官匪勾结的事情,是确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四说道:“我今天来呢,不想找你麻烦,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四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有什么问题,爵爷尽管问,只要能说的,张四一定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不由问道:“你身上的伤,是怎么回事?谁打得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四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还不是哪崔家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张四猛然住口,脸色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还没问他背后的主顾,结果他自己一不留神就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哈哈一笑说道:“你不说,我也能猜出来背后是崔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你的这个主子,不厚道啊!就因为你事情没办妥,就要打你一顿?他们只是把你当作一条狗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四恨恨地说道:“崔家欺人太甚,这个场子,我早晚要找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笑眯眯地说道:“对嘛,这个样子,才算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这个场子,我帮你找回来。不过这件事情,需要你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张四马上尴尬地说道:“叶爵爷,小人只是说两句气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崔家家大业大,弄死小人,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小人哪里真的敢捅崔家刀子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板起脸来说道:“噢,你怕崔家,难道就不怕本爵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觉得,本爵爷治不了你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四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家,他哪一家都惹不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叶爵爷,要是想对付他的话,也是随便伸根小手指头,就能轻松碾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张四正要说话的时候,一个白色苍苍,消瘦无比的老太太,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儿啊,你在和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四马上说道:“娘,这是我一个朋友来了,找我有点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之后,张四用祈求的眼光紧紧看着叶孤鸿,差点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四的眼神,叶孤鸿心里不由一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我是张四的朋友,冒昧登门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母打量了叶孤鸿几眼,不由欢喜地说道:“不打扰,不打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儿的哪些狗朋狐友,都不敢登门,都被老身给打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看公子啊,就是个富贵人,四儿承蒙贵人携带,老身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快屋里请,四儿招呼贵客,老身这就去杀鸡,一定要吃了饭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!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微微一笑说道:“伯母啊,你不用忙乎了,其实我还是个大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呢,就是应张四的请求,来给伯母瞧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叶孤鸿的话,张母不由摇头说道:“公子,老身啊,黄土都埋半截身子了,治的是哪门子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啊,就盼着四儿能回心转意,做个好人。再成个家,寻摸个婆娘,生个小子,延续我张家的烟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不治病,就盼公子能提携四儿一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微笑着说道:“伯母,其实你这病,花不几个钱。再者说,难道你不想看到张四成家立业,不想看着孙子出生?伯母你先坐下,我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母被叶孤鸿说动,不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还是说道:“要是花钱多了,老身就不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孤鸿给张母诊断了一番之后,确定就是严重性贫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,倒是还有一些小毛病,不过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重性贫血,最好的治疗方法,就是先输血,然后再慢慢进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张母,大概走不几步路,就会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输血之后,完全可以洗衣做饭,做一些简单的家务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对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叶孤鸿承诺,治病不用花钱,只需要后期适当进补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母才同意瞧病,而张四,更是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叶孤鸿为张母和张四测了下血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的是,这母子两人,竟然是同一血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血液混合在一起,并没有沉淀的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完全可以让张四给他母亲输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叶孤鸿从系统兑换出一套数学装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在张四身上抽取血液,另外一边,输入到张母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治疗方法,这母子两人,还是头一次见过,甚至是头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心里,一边惊奇,另外一边,也觉得,似乎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们是母子,骨肉相连,将儿子身上的血输入到母亲体内,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啊。